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美文美圖  > 正文

拜拜吧,小壞蛋

作者: 司馬小萌 來源: 牡丹晚報 發表時間: 2021-08-18 09:37

司馬小萌

我自信地認為,今晨消滅了家里唯一一只蚊子。

注意到了吧?從去年夏末開始,我就沒有控訴自家蚊子了。不知是它們移情別戀、另有所愛,還是兒子買的電子滅蚊器真的管用。

總之,沒有邂逅一只蚊子。

正在“明著樂,偷著樂,怎么得意怎么樂”,還“自作多情”打算在朋友圈介紹一下經驗時,今晨五點,耳邊傳來“嗡嗡嗡”……

久違的惡魔之聲。大驚!

趕忙起身,花露水一通亂噴。半個小時后,在紗窗上發現一只茍延殘喘的蚊子??磥頍o須繼續戰斗,它已“咎由自取”。

“拜拜吧,小壞蛋!”勝利者發出魔性笑聲。

下面就是判斷一下“首功”給誰了。

這些年各種滅蚊措施用了不少,比較來比較去,自認為還是電子滅蚊器比較環保。兒子買的這款,廣告鋪天蓋地。因此,這個一貫節約的家伙“蠢蠢欲動”,一下子買了四個。

問我要幾個?一個吧,放臥室即可。那里是重中之重,確保睡眠才能精神抖擻。

現在市場上的電子滅蚊器基本是這樣的:利用蚊蟲的趨光性,靠藍光吸引它們,使其“風干”或觸電死亡。雖說剛一啟動有點噪音,但耳膜還能接受;再說,泛著淡淡的光,夜里起床也不用開燈了。

好了,藍光。

藍光的滅蚊燈是目前市面上常見的,發出的是微弱的紫外線。紫外線可以滅菌,益處多了;但過多的紫外線對人體并不好,會造成皮膚老化。咱們男男女女的為啥都用防曬霜???為啥設置手機“護眼模式”???就是提防紫外線和藍紫光的傷害。

唔,還有花露水。就防蚊而言,花露水也是有功的,但必須在沒有明火時才能噴灑?;端某煞钟幸掖?、薄荷醇、香精等物質,據說乙醇多達45%以上。乙醇就是酒精,都知道酒精易燃,所以,花露水使用起來要有禁忌。

蚊子永遠是“人民公敵”。報載,七月上旬,有幾個單位聯合推出了2021年“全國蚊子預報地圖”,指出哪些地區會上演“人蚊大戰”。北京市氣象服務中心與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于7月16日首次發布北京各區“蚊蟲叮咬指數”,并連續6天發布相關預報。

今年氣候極不正常,北方降雨天氣增多,說明雨線北移。河南成為全國強降雨中心,鄭州新鄉等地更是遭遇了幾近瘋狂的暴雨。以前為干旱而苦惱的內陸地區,哪見過這種場面啊。有人甚至認為,云南大象北遷也是一個跡象,或許它們已經感知到氣候的變化。

就連網上稱作“基建優等生”的德國,也慘遭洪災重創。還有說,美國四個州已出現人類感染西尼羅病例,系蚊蟲叮咬。

再談談電子滅蚊器。用了幾個月,我想,應該“尸橫遍地”了吧??墒?,打開底盤,顛過來倒過去看,一個“尸體”沒找著。采訪一下兒子,他也痛快地回答“沒有”!

那些被消滅的壞蛋哪去了?莫不是這玩意沒用,純屬心理安慰?可是,的的確確沒挨咬啊。

也許“首功”可以給自己:垃圾天天處理不過夜;家里沒有積水;所有地漏、下水口,時不時噴兩下消毒液之類的。反正自“新冠”流行以來,這些東西家里多的是。

不過,有些話,兒子說得有點晚。在我與滅蚊器同居若干天之后,兒子提醒說,滅蚊器雖然紫外線十分微弱,但仍有一定輻射,因此不要放臥室。即便放臥室,睡覺時也要關上,否則,容易“曬”黑。他還列舉了自己女兒的例子,說小家伙因此臉蛋黑了半年,最近才緩過來。聽得俺直“呵呵”。

不知他的話有多少夸張成分。我是文科生,對理科知識向來遲鈍,于是一邊笑一邊埋怨:“你不早說!”

但考慮到,曾經天天晚上被紫外線關照著,自覺不妙。

那天特地照了照鏡子,哇,哇,臉蛋兒好黑呀!

想問問樓上兩位閨蜜的“觀感”,但又不敢問,因為她倆的回答肯定“高度一致”:

“你,從來沒白過!”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